1. 認識名人
  2. 社會領域

「寧鳴而死,不默而生」的自由主義思想家───‌殷海光

接觸哲學的叛逆童年

殷海光,本名殷福生,1919年12月5日出生於現在的中國湖北省黃岡市。殷家是中國傳統形態的大家庭,由殷海光的大伯父、辛亥革命在武昌地區的重要參與者殷子衡,主持家務。辛亥革命之後,殷子衡一度入獄,出獄後皈依基督教,殷海光的父親殷子平也受兄長影響,成為一位傳教士。

殷海光自童年起,受父、伯影響,被長輩要求遵守基督教的清規戒律,大家族的家父長式親子互動關係,也引起殷海光的不滿。 壓抑的成長經歷,形塑了殷海光反權威的性格,以及反傳統的立場。

進入高中後,殷海光開始接觸國外邏輯學,興趣濃厚。年僅16歲的殷海光,因此寫信當時赫赫有名的哲學家金岳霖,雙方開始通信交流,自此堅定了殷海光決心攻讀哲學專業的信念。他不僅開始翻譯英文邏輯教科書《邏輯基本》,也在當時中國第一流的綜合刊物《東方雜誌》發表文章。

圖 1. 《邏輯基本》是Frank Chapman和Paul Henle 所著The Fundamentals of Logic的譯本,共四百多頁,是殷海光唸高中時翻譯的,初版於1937年。此為1948年的正中書局版。
圖片來源:臺大圖書館藏書攝影,網站:https://www.lib.ntu.edu.tw/events/2020_Yin/

從右派學生到黨報編輯

1936年,殷海光高中畢業,他遠赴北平,希望拜師於金岳霖。不料,他的夢想,因隔年日軍入侵,化為幻滅。殷海光輾轉流徙,最後進入西南聯合大學,落腳於雲南昆明,正式跟隨金岳霖求學。

圖 2. 殷海光的青年時光。
圖片來源:財團法人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
圖 3. 殷海光的青年時光。
圖片來源:財團法人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

西南聯大簡陋艱苦的教學環境,以及戰火的干擾,使得殷海光的生活條件連普通有時都稱不上,但他卻充分享受聯大開明自由、百家爭鳴的學風。殷海光回憶,當年的聯大是一個「小五四」,從保守到維新、從全盤西化到本位文化等等,集結五四形形色色的菁英,是一個「文化的共同市場」。

除了對自由學風的深刻體會,由於中共「蘇維埃運動」的血腥風潮,以及對於中共意識形態的拙劣與不信服,殷海光對於「左派」思想的反感也與日俱增。 時常在校園中與左派學生、教授公開辯論,不歡而散。更有甚者,與他交流的同輩與後輩,經常嗅到其身上的法西斯主義味道。如殷海光的同窗傅樂成回憶,殷海光對於身為領袖的蔣介石,抱有「極大地」信心,在其他同學回憶裡,也總是將殷海光貼上極右派學生的標籤。

1944年底,戰事吃緊,「十萬青年十萬軍」的口號甚囂塵上,殷海光投筆從戎,從此結束在聯大求學的生活。殷海光在印度接受培訓結束,返國途中,對日戰事已宣告完結。為求生計,殷海光輾轉來到重慶,以賣文維生。他居住在聯大同學夏君賢的住處,在這裡,他認識了未來的妻子:夏君璐。

圖 4. 殷海光、夫人夏君璐,女兒殷文麗全家福合影。
圖片來源:財團法人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
圖5. 這本《馬克斯主義與實際政治》於1948年由上海民主出版社出版。
圖片來源:臺大圖書館藏書攝影,網站:https://www.lib.ntu.edu.tw/events/2020_Yin/

1940年代中期時的殷海光,仍是國民黨政府的擁護者。他撰寫的《中國國民黨之危機》這本小冊子,得到國民黨政府高級官員的賞識,隨著國府復都,他也前往南京。因反對共黨和擁護國黨立場,以及其說理文字的強勁,小有名氣的他,以筆名「殷海光」活躍於出版界,並受聘擔任《中央日報》主筆。同時,他向金陵大學自薦,兼任該校的講師。然而國共戰事的逆轉,促進殷海光重新思考對國府的定位。1948年底,發表的三篇文章:〈我們走那條路?〉、〈我對國共的看法〉和〈趕快收拾人心〉,標誌著他對於國民黨態度的轉變。 雖然他仍執著於反共,但卻不再無條件擁護國府,他指出國府統治下的腐敗需要早日改進。然而,孤臣無力可回天,1949年1月殷海光搭上了前往臺灣的船,進入了一個新的人生階段。

筆桿論政,針砭時事

1949年3月,《中央日報》在臺復刊,殷海光繼續擔任主筆。但因其直來直往,不論作者身分,只看作品內容,甚至擅自修改稿子內容,得罪許多老牌文人,他決心離開黨報機關。得到台大校長傅斯年支持,殷海光開始任教於臺大哲學系。任教臺大期間,他嚮往的自由學風與聯大經驗,使他教學風格十分輕鬆自在,從不點名,並歡迎任何求學的學生前來論辯。這種教學方式也使他的課堂經常擠得挨肩並足。

圖 6. 殷海光演講時的場景,可以看到台下座位全滿,甚⾄學⽣要⽤站的。
圖片來源:財團法人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

在科學哲學的領域,殷海光接受當時國際思想界最強勢、最完整、最先進的邏輯經驗論。這套理論資源提供給他批判的利器,殷海光也很巧妙妥當地善用了它,並根據它進行了「科學哲學」的獨立探索。 甚至以此建立他對於中國文化的批判,認為傳統文化或哲學,不具備科學的認知意義。 不過,殷海光對儒家想法亦非一成不變,經由反思,生命末期的他,已從一個antitraditionalist (反傳統主義)變成一個non-traditionalist (非傳統主義者)。

圖 7. 殷海光獨照。
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公共領域

離開官方媒體之後,殷海光重新定位其政治立場,他加大加深批判的力道,不只針對獨裁的共產黨,也正面抨擊日趨專制的國民黨。 殷海光持續以筆桿論政,他活躍於《民主評論》、《自由世紀》和《自由中國》。《自由世紀》很快就停刊,《民主評論》由徐復觀主持,大力支持牟宗三、唐君毅等人的中國文化的新儒家。殷海光的個性與這種新儒家的傳統傾向極為不合,最後只長期在《自由中國》發表文章。

在發表文章與社論的同時,殷海光因緣際會下接觸自由主義思想家海耶克(F. A. Hayek)名著The Road to Serfdom,深有所感,決定親自翻譯成中文,中文譯名《到奴役之路》,連載於《自由中國》。經由與海耶克思想世界的接觸,使得殷海光對於自由的概念,更加具有體系,並成為他自由主義思想的基石,並進一步開展出如民主政治落實於基本人權等思想。

圖 8. 臺大版《殷海光全集》中《到奴役之路》的封面。殷海光在翻譯本書時,除了翻譯成中文外,也可看到殷海光本人在字裡行間加的「案語」。透過這些文字更可窺見當時殷海光的自由思想色彩。
圖片來源:臺大出版中心,網站:https://www.press.ntu.edu.tw/tw/publish/show.php?act=book&refer=ntup_book01093&search=%E6%AE%B7%E6%B5%B7%E5%85%89

自《自由中國》1949年創刊號到1960年停刊期間,殷海光發表總共將近五十多篇文章,主要是圍繞現實社會問題與民主自由觀念的政論。雖然《自由中國》的主要目標為反共宣傳,然而在國民黨逐漸獨裁的氛圍中,殷海光宣揚的民主與自由,終究如迴力鏢般撞在蔣介石身上。《自由中國》與當局漸漸產生裂痕,以慶祝蔣介石七十歲生日為名的〈祝壽專號〉的刊出,其間的言論內容,讓國民黨體制難可容忍,從此開始發動圍剿《自由中國》。

殷海光堅持其在〈是什麼,就說什麼〉一文中「說真話」的態度,持續針貶國民黨。他在〈大江東流擋不住!〉寫道:「大江總是像東海奔流的。我們深信,凡屬大多數人合理的共同願望遲早總有實現的一天。自由、民主、人權保障這些要求,決不是霸占國家權力的少數私人所永久阻邊的。」其中支持反對黨論述,幾乎宣告和蔣介石國民黨政權的決裂。1960年雷震事件爆發,《自由中國》被迫關閉,殷海光也失去他在言論界論政的舞台。

圖 9. 〈大江東流擋不住!〉是《自由中國》最後一期—第23卷第5期的社論之一。
圖片來源:臺大圖書館藏書攝影,網站:https://www.lib.ntu.edu.tw/events/2020_Yin/

遭特務監控,黯然離世

殷海光不是雷震案的直接受害者。然而,牢獄之災雖免,但他已成為當局的黑名單之一。殷海光在意識到國民黨對於自由政論的容忍一去不復返後,希望將對專制獨裁的批判,轉移到學術研究上,但是停止抨擊國民黨政權,並沒有阻止國民黨對殷海光的迫害。警備司令部曾設下陷阱,意圖陷害他,幸運的他躲過了此次劫難,卻逃不了1962年的中西文化論戰的泥淖之中。

這場為時4年的論戰,並非是具有學理性的討論,而是一場非理性的爭辯。將殷海光拉入泥沼中的是1963年倫敦出版《中國季刊》〈臺灣專輯〉裡一篇文章,其肯定了殷海光臺灣自由主義思想家的地位。徐高阮以此做為攻擊殷海光的契機,大力抨擊他的人格。隨後,殷海光的學生加入論爭,這使得攻擊他的力道增加。原先此論戰便已無學術涵養,隨著參戰人數的增加,想從這場論爭中獲取各自利益的人也隨之起舞,最後淪為譴責、批評、指責殷海光的檢討大會。

雪上加霜地,國民黨當局並無停止對殷海光的監視與迫害。1966年,他在國立政治大學發表人生最後一場公開演講「人生的意義」。7月,國民黨政府開始監視其住宅,並以違反傳統道德精神為由,查禁他的《中國文化的展望》一書。同時,政府也停止補助給與其作為維持最低生活費的補助金。此外,國家安全人員多次登門拜訪,要求殷海光斷絕與臺大所有關係。當局企圖阻擋外界與他的一切聯繫,甚至因受阻撓,殷海光亦不能與來臺訪問的自由主義大師海耶克會面,無法與這位對他啟發甚大的學者,直接交流。

圖 10. 殷海光人生最後一場公開演講「人生的意義」。
圖片來源:財團法人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

在生計困頓、內外交迫的情形下,殷海光在1967年4月又遭病魔襲擊,確診胃癌。儘管康復後,殷海光決定「易地謀生」,前往哈佛燕京學社訪問研究,卻被當局以拖延戰術耽擱。1969年4月殷海光癌症復發,不到半年便撒手人寰,病逝於臺大醫院,享年49歲。

參考資料

1. 王中江,《萬山不許一溪奔—殷海光評傳》。臺北:水牛出版社,1997。

2. 殷海光著,潘光哲編《隔離的智慧:殷海光選集(下)》。臺北: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,2016。

3. 章清,《思想之旅—殷海光的生平與志業》。鄭州:河南人民出版社,2006。

4. 陳瑞麟,〈台灣科學哲學的首航:殷海光的科學哲學〉,《政治大學哲學學報》第十期(2003:臺北),頁1-33。

5. 黎漢基,《殷海光思想研究:由五四到戰後台灣,一九一九—一九六九》。臺北:正中書局,2000。

6. 簡明海,〈殷海光對儒家的批判與反思〉,《思與言:人文與社會科學雜誌》第49卷第2期(2011:臺北),頁127-164。

社會領域
  • 殷海光 Yin Hai Kuang
  • 1919-1969
  • 湖北出生 From Hubei
想要幫助學生們建構本土價值和人文素養,創造美感學習環境,一起加入我們的行列   join us